广陵古琴网导航顶部
推荐品牌
广陵古琴网导航底部
广陵古琴网
传世名琴鉴赏  传世名琴鉴赏|        古琴研究、古琴教学、古琴文化传播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传世名琴鉴赏|
九霄环佩-伏羲式
九霄环佩-伏羲式
唐/九霄环佩.伏羲式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九霄环佩”琴形制浑厚,作圆首与内收双连弧形腰,相传為“伏羲式”,比明刻本《古琴图式》多一内收弧形。琴以梧桐作面,杉木為底,通体髹紫漆,多处跦漆修补,发小蛇腹断纹,纯鹿角灰胎显现于磨平之断纹处,鹿角灰胎下用葛布為底。琴通长 124.5 釐米,肩宽 21 釐米,尾宽 15.5 釐米,厚 5.4 釐米,底厚 1.5 釐米。龙均作扁圆形,贴格為一条桐木薄片介面於右侧当中。腹内纳音微隆起,当地沼处复凹下呈圆底沟状,深度约 2 釐米,宽 3 釐米,通贯於纳音的始终。琴背池上方刻篆书“九霄环佩”四字,池下方刻篆文“包含”大印一方,池右刻“超跡苍霄,逍遥太极。庭坚”行书 10 字,左刻“冷然希太古,诗梦斋珍藏”行书 10 字及“诗梦斋印”一方。在琴足上方刻“靄靄春风细,琅琅环佩音。垂帘新燕语,沧海虎龙吟。苏軾记”楷书 23 字。凤沼上方刻“三唐琴榭”椭圆印,下方刻“楚园藏琴”印一方。腹内左侧刻寸许楷书款“开元癸丑三年斲”7 字。以上铭刻中“九霄环佩”及“包含”印為同时旧刻,苏、黄题跋及腹款均系后刻。琴首下一双护軫為紫檀木所作,据广陵派古琴家徐祺《五知斋琴语》所述,当為清康熙年间所装。“诗梦斋”為清末北京著名古琴家叶赫那拉佛尼音布的别号。“三唐琴谢”和“楚园”均為清末贵池刘世珩的别号。
  这张琴声音温劲松透,纯粹完美,形制极浑厚古朴,自清末以来即為古琴家所仰慕的重器、被视為“鼎鼎唐物”和“仙品”。因為它在传世唐琴中最為独特,最為古老,声音更是完美尽善,所以成為举国知名的瑰宝。
  “九霄环佩”琴在清代未年就是北京琴坛的一件重器,当时对这张琴的品评,留下文字记述的共有3人。第一个是佛尼音布,得到这张琴后,就刻上了“冷然希太古”的评语。第二人是当时的大琴学家杨时百,他非常讚赏这张唐琴,对其爱慕殷切之情清楚地表露於著作之中。他在《琴粹》中说:“欧阳公之琴记,唐琴在北宋时已不可多得,况更历千年乎?宜乎今日唐琴如凤毛麟角也。近时都下收藏家仅……佛君诗梦之九霄环佩,其声音木质定為唐物无疑。……其餘予收藏及所见虽不乏良材,要不能与数琴埒。”第三人是当时藏有“飞泉”、“独幽”两张唐琴的李伯仁,李伯仁為大琴学家杨宗稷弟子,杨氏将“飞泉”、“独幽”二琴定為“鸿宝”,而拥有两张“鸿宝”的李氏却将“九霄环佩”奉為“仙品”,“鸿宝”与“仙品”之间的差别,自可不言而喻了。
  “九霄环佩”琴继佛氏之后,大约在1920年左右被逊清宗室红豆馆主溥侗所得。其后傅侗举家南迁移居沪上,“九霄环佩”亦随之南徒,遂成為上海琴坛名器,被收藏家刘世珩所得。1953年,经郑振鐸局长提出,国家文物局由刘氏后人手中以重金购得,并转交故宫博物院。据上海的一位老一辈古琴家说:“上海曾有三张音韵至為佳妙的古琴,一张是王氏家藏的‘铁雀舞’,一张是吴氏所藏的‘秋月’,而最好的一张,就是已在北京的‘九霄环佩’”。“九霄环佩”之所以始终在琴坛上享有盛名,且饮誉上海,至今犹為人所称道,就因為它是非常琴所及的盛唐的雷公琴。
  据文献记载,古代的琴多出於琴家的手制,或由琴家督造而成。到唐代,已经出现了专门从事古琴製作的家庭手工业作坊,以製作出售古琴為业,其中最有名的四家是雷霄、郭亮、张越、沉镣,另外还有娄则、冯超、三慧大师和超道人。不过今天从仅存的十几张唐琴中,可以认定的只有雷氏一家所制琴,这是因為雷氏琴不仅被唐贤所重,而且更被宋贤所重,他们收藏雷琴,并记录於著述之中,為后世识别唐代雷琴提供了依据。
  四川雷氏造琴,相继了三代人,计有雷绍、雷霄、雷震、雷威、雷儼、雷文、雷玨、雷会、雷迅9人。其造琴活动从开元起到开成止,前后约120多年,经歷了盛唐、中唐、晚唐3个歷史时期。从《陈氏乐书》、《琴苑要录》所记可知,霞氏的绍、霄、震、威、儼5人為盛唐开元间人,属於雷氏的第一代。
  《嫏嬛(音huan)记》引前人之说:“雷威作琴,不必皆桐,遇大风雷中独往峨眉,酣饮著蓑笠人深松中,听其声连绵悠扬者伐之,斫以為琴,妙过於桐。”可见雷威所作之琴,并不拘泥於必须用梧桐、梓木,而是以峨眉松之良者為之,只部分使用桐木,却比桐木製作的还要好。在传世古琴中,尚未见有松木之作,文献中亦只此一例。清末大琴学家杨宗稷在《藏琴录·序言》中说:“确修古琴数十,其中杉制者竟居十之三四,且有最著名之古琴与最著名大家所制之琴皆用杉,池沼间表以桐。”在此最早提出杉木制琴的向题,最著名之古琴应该是“旧藏佛氏著名唐琴九霄环佩”,最著名的制琴大家所制之琴,只有盛唐雷威所制的《云烟过眼录》著录的“春雷”琴,才是杉木所制而池沼间表以桐木的。《嫏嬛(音huan)记》所说的峨眉松,实质是杉木,这是盛唐雷威制琴的第一个特点。
  雷威琴在槽腹製作上也与眾不同。北宋苏軾《东坡志林》中说:“唐雷氏琴,自开元以至开成间世有人,然其子孙渐志於利,追世好而失家法。”什麼是雷氏家法?《东坡杂书琴事》中说开元十年造的雷琴“琴声出於两池间,其背微隆若薤叶然,声欲出而隘,徘徊不去,乃有餘韵,此最不传之妙。”可见琴腹纳音的特殊做法,亦即上述雷氏第一代人所创造的家法。从“九霄环佩”与“春雷”两琴的纳音来看,都是在稍稍高的纳音中间,开出一条约五分深、一寸宽、通贯於纳音始终的圆沟。它既未增加琴面的厚度影响发音,又使龙池凤沼两个出音孔变得稍稍狭隘,藉以延长共鸣箱中餘音的扩散。这是雷威制琴的第二个特点。
  雷氏琴的声音特点,据《琴苑要录·斫琴记》说:“唐贤取重惟张、雷之琴(雷绍及震、威、张越也)。雷琴重实,声温劲而雄。张琴坚清,声激越而润”《陈氏乐书》说:“然斫制之妙,蜀称雷霄、郭亮,吴称沉镣、张越,宵、亮清雄沉细,镣、越虚鸣而响亮……凡琴音响者则必虚干,无温粹之韵,雷氏之琴其声宽大复兼湿润。”《澠水燕谈录》说雷琴“音极清实”。《六一居士诗话》说雷琴“其声清越,如击金石。”用传世的唐代雷琴相对照,具有家法特点的盛唐之作,虽已经歷了上千年的自然变化,而上述音的特点依然存在,与它琴相较,其“清越如击金石”与“湿劲而雄”之异犹感突出,“九霄环佩”之音就是如此。
  已故的古琴家李伯仁在半个世纪以前,在《玄楼弦外录》中就提出“九霄环佩”是唐朝的雷琴。现代音乐史家杨荫瀏先生在《中国音乐史稿》中,也十分明确地把“九霄环佩”定為雷琴。今扼要列举有关文献,更进一步证明“九霄环佩”是盛唐雷威的製作,一般琴人视為唐代宫琴的观点,无疑是不能成立的。

上一张:春雷-伏羲式 下一张:大圣遗音-灵机式
一键转帖:
传世名琴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