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古琴网导航顶部
推荐品牌
广陵古琴网导航底部
广陵古琴网
传世名琴鉴赏  传世名琴鉴赏|        古琴研究、古琴教学、古琴文化传播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传世名琴鉴赏|
大圣遗音-灵机式
大圣遗音-灵机式
唐/大圣遗音.灵机式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大圣遗音”琴形制修长,作圆首与内收狭尾,相传為“神农式”,梧桐木斫,髹栗壳色与黑色相间的漆,局部有跦漆修补,纯鹿角灰漆胎,蛇腹断纹中现小牛毛断纹。通长 120 釐米,肩宽 20.5 釐米,尾宽 13.4 釐米,厚 5釐米,底厚1釐米。圆形龙池,扁圆凤沼,腹内纳音微隆起。琴背铭刻,龙池上方刻寸许行草“大圣遗音”4 字,池下方刻二寸许大方印一篆“包含”2字,池之两旁刻隶书铭文“巨壑迎秋,寒江印月。万籟悠悠,孤桐颯裂”16字,均埴以金漆,俱系旧刻,腹内在池之两侧有跦漆隶书款“至德丙申”4字。琴音松透响亮,饶有古韵。造型浑厚优美,漆色摧璨古穆,断纹隐起如虯,铭刻精整古朴,金徽玉軫,富丽堂皇,非凡品所能企及。
  这张“大圣遗音”琴為清宫旧藏,它何时被送入深宫,是否為明宫旧物?均已无从查考。被藏于南库之中亦不知始於何时。这张琴没有象其他琴那样被放置于宫中的古董房或其他处所,而庋藏於珍品库中,说明当年的皇帝确是把它看得很重的。然而它虽被重视于一时,却终未能避免意外厄运。“大圣遗音”被发现时,竟然弦軫俱失,岳山崩缺,琴面灰白,被弃置於库角的墙隅,已经不知经歷了多少寒暑。溥仪被逐出宫后,清室善后委员会入宫点查,见此琴之破败状况,来加深察,竟定為”破琴一张”,琴仍弃置於原地,继续沉沦了二十多年。
  1947年,这张所谓的破琴终於被当时在故宫古物馆工作的著名文物鉴赏家王世襄先生所发现,知為中唐珍品,立即移藏於珍品库延喜宫,并為它配上青玉軫足。后征得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先生同意,于1949年请来著名古琴家管平湖先生為之修理,经歷数日,竟将琴面的,一层泥污水銹磨退得乾乾净净,漆面和金徽依然丝毫无损,并按照原来规格重新光配上紫岳山,重现了这张唐肃宗李亨御制琴的庐山真面。从此这张唐代御制琴重新焕发出原木的神采,為世人所瞩目。
  “大圣遗音”琴產生的时代背景,是天宝十四年(755年)三镇节度使安禄山发动叛乱,明皇奔蜀,太子李亨即皇帝位於灵武,改元為至德元年(756年),干支為丙申,“大圣遗音”琴為李亨即皇帝位后所作的第一批宫琴。
  由於“大圣遗音”琴的斫琴人是由盛唐开元、天宝时代过来的,故所作之琴依然保持了盛唐时期的风貌,具有秀美而浑厚的气度,其浑厚感来源於琴面的弧度,弧度大琴面肥厚,气度自然浑厚了。由於琴面比较浑厚,在琴之两侧、项与腰两处向内收缩的部位,出现了厚逾两侧的不协调现象,从而影响到琴型整体的秀美,故将收缩进去的部位之上下边沿加工做成圆楞,使边侧上下楞角向中间移动,在视觉上减弱了侧面厚度的突出差距,在琴额之下,亦因琴面肥厚,採取了由軫池向外加工成斜坡形,以减薄琴额之厚度,所以这张唐代宫琴气象浑厚而绝无丝毫蠢笨之感。
  与传世的常琴相较,“大圣遗音”琴的断纹也表现出时代特点,在某些部位出现有较為宽大的断纹,即大蛇腹纹,在大蛇腹纹之间又出现若干细小的牛毛断纹。在这两种断纹的表面可以看到不同的现象:大断纹已略有翘起如剑锋,且露出点点白色颗粒及一丝鹿角灰漆胎,它是随著漆质老化而先期断裂出来的。而细小的牛毛断则是随后陆续发生的。南宋赵希鵠在《洞天清录》中讲古琴时说断纹是“愈久则断纹愈多”,所指就是这种现象。
  “大圣遗音”琴的铭刻颇有皇家之气,也是有别于常琴的。什麼叫大圣遗音?就是宋朝大文学家欧阳修在《送杨寘序》中所说“舜与文王、孔子之遗也。”用这4字名琴,说明它的声音是不同寻常的。4句铭文,前两句是指琴音爽朗清澈,后两句形容声音犹万籟沉寂中一声突发的桐木爆裂之音,用以说明大圣遗音琴之不同凡响。大印“包含”2字,意谓琴音所具有的特点。
  在文献记录中还没有看到唐朝有专為宫延服务的永久性作坊的设置,那麼,一位有名的技术工匠,他被徵召来為皇家製作,与平素的製作不可能没有相同之处。这张至德无年的御制琴是中唐琴的标準器,以它所具有的各项特点,不仅可以準确地识别中唐时期的製作,且对於辨别盛唐与晚唐之琴亦具有莫大的参考价值。

上一张:九霄环佩-伏羲式 下一张:湖北随县战国初期曾侯乙墓十絃琴
一键转帖:
传世名琴鉴赏